位置:环球观察网 > 娱乐 > 正文 >

“信息茧房”是个伪概念

2019年05月15日 23:08来源:未知手机版

海德公园演唱会

题图来自内文供图

正如马歇尔·麦克卢汉所言,媒介技术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每一种新媒介的产生,都开创了人类感知和认识世界的新方式。步入算法时代,作为技术的算法重构了一切领域的运行规则和运作模式。对于内容产业而言,基于算法推荐的内容分发机制,不仅可以满足不同受众的个性化信息需求,还能大大节省用户获取内容的时间成本,使其能够最为效率地获得需要的信息。

但人们并未在这种美好愿景中沉湎太久,对新技术的警惕致使算法分发不断受到质疑。因为在算法推荐系统下,算法基于用户的社交关系和信息偏好,推荐与用户高度匹配的个性化内容,而这可能会引发一定的问题。

早在WEB 1.0时代,由信息私人订制所造成的信息偏食就曾引起众多学者和评论家的担忧。他们认为,个性化信息的盛行将导致民众只关心他们感兴趣的内容,从而侵蚀社会的共识基础,危害民主社会发展。

“信息茧房”(Information Cocoons)这一概念就在此时兴起,用以描述信息偏食所造成的风险。经过长时间的使用,这个概念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定理,当算法时代来临,它也自然而然地被挪用在算法推荐的内容分发机制之上,并逐渐成为后者的“原罪”。

问题在于,尽管此概念被沿用已久,但我们似乎从未认真考虑它的正确性。实际上,正因为它对算法分发的指责如此严厉,才应该更谨慎地对此加以审视:伴随技术条件的更新以及媒介环境的变革,这一诞生于WEB 1.0时期的概念是否还具备适用性?它是否还能准确描述算法分发的负面影响,以及互联网内容生态所罹患的不良症候呢?

一、“信息茧房”的前世今生

“信息茧房”这个概念,最为人熟知的来源是美国法学教授凯斯·桑斯坦的《信息乌托邦》。该书出版于2006年,尽管为时尚早,但彼时信息的个人化、定制化已经成为一大趋势。早在1995年,比尔·盖茨就曾预言:在未来世界,量身定制的信息将自然增加,每个人都可以编排一份完全符合自己兴趣的“日报”。而在次年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一书中,学者尼葛洛庞帝也预言了个性化定制的“我的日报”(The Daily Me)即将出现。

桑斯坦非常认同“我的日报”,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信息茧房”的概念。他指出,在互联网时代,伴随网络技术的发达以及信息量的剧增,每个人都能随意选择关注的话题,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打造一份个人日报,但这种信息选择行为将会导致“信息茧房”的形成。

他所谓的“信息茧房”,是指传播体系个人化所导致的信息封闭的后果。当个体只关注自我选择的或能够愉悦自身的内容,而减少对其他信息的接触,久而久之,便会像蚕一样逐渐桎梏于自我编织的“茧房”之中。桑斯坦认为,这将导致视野偏狭和思想的封闭甚至极化,进而会加强偏见并制造出非理性的极端主义,直至侵害政治民主。

严格来说,人们更愿意接触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这受人的天性或者说思想惰性的制约,而技术的发展确实有加强这一倾向的趋势。正因为契合了对此现象担忧的社会心理,“信息茧房”这一概念逐渐被大众认可并被广泛使用。

但桑斯坦提出“信息茧房”时,算法还是个模糊的概念。当算法技术逐渐发展成熟,并成为内容分发的通行规则之后,人们惊奇地发现:“信息茧房”似乎更能贴切地描述算法所造成的影响。

在传统媒体时代,媒体机构面向大众生产新闻,并依赖人工编辑的方式进行分发,并无明确的受众细分意识。而基于算法推荐的内容分发,以用户的个人特征为标准进行信息筛选,并向用户推荐与其兴趣和价值观高度匹配的个人化信息,由此形成“千人千面”的内容消费形态。

从积极的方面来看,这种分发方式使信息传播更加扁平化,各类信息内容的显现度与曝光量由算法规则所决定,受众可以自由选择信息,削弱了专业媒体的内容把关能力和议程设置能力。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yule/57171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