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数码 > 正文 >

儿福院里的模拟家庭 06

2019年10月08日 07:52来源:未知手机版

安桌网,皇陵探险,叙永人事考试网

■本报记者 殷梦昊

住在儿童福利院的“家”里10年间,戈翠平只出过两次远门,都是回宿迁老家:一次是母亲过世,一次是儿媳产子。

“妈妈过世的时候,我没见上一面。她走得太急,给我打电话,挂完就走了……”戈翠平至今想起,仍忍不住落泪。后来那次,她请了一个月假,却提前回来了,“因为儿子看我放心不下这边的孩子……”她语带歉意。

过去10年,戈翠平和丈夫胡守君是和4个孩子在常州市儿童福利院度过的。这些孩子与他们并无血缘关系,而且已经换了好几批。

这个特殊的六口之家是一个“模拟家庭”。这种针对福利院中孤残儿童群体开展的集寄养、看护、教育于一体的“类家庭”模式,率先推动者是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春晖博爱”)。经过近20年发展,他们协助46家福利院建立310户模拟家庭,遍布长三角乃至全国。

每个模拟家庭背后,都有一对像戈翠平夫妻俩这样的“职业父母”——大都五六十岁,家中已有第三代,却选择再当父母。

只为了,给孩子们造一个家。

“家”的再造

常州市儿童福利院坐落于一条远离闹市的马路边。初秋时分,院子里的桂花开了,石榴挂满枝头,安静得可以听到风声,仿佛一个被遗忘的角落。

住在这里的孩子大部分是被亲生父母遗弃或丢失的孤儿。直到10年前,这里引进一个名为“新和家园”的合作项目(后更名为“春晖家庭”),住进几对夫妻,孩子们才有了“爸爸”“妈妈”。

项目只占一层楼,一条走廊就把所有住户串联。5户人家分列两旁,每户都是六口之家的“标配”。

“戈妈妈,我们到了。”项目顾问郭静带记者来到这个福利院里的“家”。上午10时刚过,家家户户居然都已飘出饭菜香。正在做饭的戈翠平从门里探出身来,笑盈盈问好。

孩子们在走廊里嬉闹,看见有陌生人来,在郭静指导下乖巧地打招呼,发音有些笨拙。看得出来,几乎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残疾。正因此,他们吃饭很慢,午餐就得提前做好。

一名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女孩扑到了记者的怀里,攥住我的手,仰着头雀跃发出邀请——“来玩!”

“我们的孩子就是热情。”戈翠平笑着把记者迎进家门。

和楼下的保育班相比,这里显然更有家的氛围。墙壁是温馨明快的色调,客厅宽敞;家具朴素,却也齐全;孩子们的床铺干净平整,衣物被叠着整整齐齐,鞋架上一双双小鞋子干干净净,玩具、书本各归其位。

最为醒目的还是客厅的照片墙,中间一张是全家福。戈翠平介绍她的4个孩子:女孩常欣11岁,脑瘫;男孩常伟10岁,先天性心脏病;男孩常力8岁,智力发育迟缓;4岁的男孩王乐是家中唯一一个健康孩子。

孩子们的名字是院里统一起的,姓氏清一色是“常”,意指常州。而王乐不一样,他的生母出于身体原因才把他送到这里,所以原名被保留。

“这是我们在楼下草地上打球,这是去上海迪士尼乐园,这是带孩子逛超市……”戈翠平对着一张张照片笑着回忆。

模拟家庭的日常运转和不少中国家庭没有太大区别——母亲全职在家,负责大部分家务及接送孩子;父亲白天上班,晚上回家与家人一起吃饭,饭后陪孩子做游戏、看电视、辅导功课。周末,一家人会外出郊游。寒暑假,福利院会组织夏令营,带孩子们去外地。

不同之处则在于,在这里当母亲,是一项严谨的工作。戈翠平每天早晨5时起床,忙到近晚上11时才睡下。她每周还要参加院里组织的家庭教育课程,每月要提交每个孩子的成长报告。

眼看快到10时半,戈翠平赶忙起身进厨房,端出丰盛的饭菜,再搬出一张为欣欣定制的小矮桌。孩子们吃饭动作不熟练,戈翠平就在一旁看着,耐心布菜、盛汤。等孩子们吃完,饭菜也凉了,她用微波炉加热后自己吃。

志愿“父母”

戈翠平与丈夫和福利院签署的并非劳务合同,他们是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项目,领取志愿者津贴。此外,院里每月发放孩子们的固定生活费。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shuma/105906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