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社会 > 正文 >

2019年年终大雷来袭?东旭光电危情30小时,祸起金融机构"雨天收伞"

2019年11月20日 08:03来源:未知手机版

值得注意的是,19日早间,东旭光电和东旭蓝天“闪电”祭出石家庄国资接盘的消息,未来“东旭系”能否向死而生、彻别质疑,仍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30小时都经历了什么?

从东旭光电被爆债务违约,到记者发稿时止,已经整整过去了30个小时。由于事发突然,这段周期内,忙于开会沟通、商讨应对方案成为东旭光电和控股股东东旭集团管理层的第一任务。

>

>东旭集团办公地外景

“我是(18日)下午得知东旭光电债务违约一事的,从昨天收盘开始,我的电话就被打爆,包括投资人、媒体、监管机构等各方面在内,我都要进行沟通。一直到(19日)凌晨3点,我才下班回家。”丁一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东旭光电37.7万户股东,不仅忙碌,而且焦躁。截至2019年3季度,中证金、基金专户、北上资金都已经成为东旭光电前十大流通股东,个人投资者更是不胜枚举。在东旭光电“股吧”中,早已充斥着“康得新第二”、“在雷区碰雷”、甚至“骗子公司”等判断,不少回复时间都定格在凌晨时分。

东旭高管的部分基层员工,也几近通宵无眠。“昨天上清所是11点之后才发布公司第一期中期票据违约公告的,按照流程,只有在上清所发布公告后,上市公司才能发布相关公告。因此大家都在一边等待、一边商量应对方案。”

回看可知,上清所发布违约公告是在18日深夜。公告显示,“11月18日是16东旭光电MTN001A、16东旭光电MTN001B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至今日日终,我公司仍未收到东旭光电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 统计显示,两债券共计涉及待兑付资金超过20亿元。

东旭光电公告则是定格在了19日早间。公告显示,“由于资金暂时出现短期流动性困难,致使上述两个品种未能如期兑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为何180亿 20亿?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东旭光电被视为白马股,本轮违约一出,便引起市场哗然。“现在东旭都不用宣传,一下就涌到了风口浪尖。”东旭光电某部门中层管理人员方磊(化名)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哗然声中,最为市场所不解的是,东旭光电2019年三季度还坐拥183亿元的账面货币资金,为何四季度才过去一半时间,突然之间连20亿元债务都支付不起呢?

通过康得新、康美药业、辅仁药业等A股爆雷案例来看,市场对此主要有两种负面猜测:要么巨额账面货币资金被挪用,要么涉嫌财务造假。而这两点猜测,又都与东旭光电近年来财务报表持续出现的“大存大贷”现象密切相关。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底东旭光电货币资金为198亿元;2019年一季度上升至218亿元,在所有A股公司中排名升至84位。同时东旭光电“大现金”与“大负债”并存,其中去年有息负债已经高达204亿元。

对于“存贷双高”现象,交易所今年5月曾专门给东旭光电下发过问询函。东旭光电曾详细披露了存款资金构成:当时,公司货币资金198亿元中,募投项目专用资金84亿,日常经营中的信用证及承兑汇票保证金、定期存单以及质押存单、保函保证金总共占用49亿,上述两部分资金均为不同程度的受限资金。贷款方面,公司当时有息贷款金额包括长短期借款和有息债券总共204亿,2016年到2018年资产负债率均控制在为52.29%、53.11%、53.95%,平均资金成本约为5.23%,处于行业平均水平。

对于这一回复,会计师、独董、保荐机构曾一齐进行过正面“背书”。而东旭光电方面当时也曾对媒体记者明确,“前述数据表明,东旭光电不会因为存贷双高而对企业的日常经营带来风险,这是东旭光电不同于问题公司的本质差别。”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shehui/116967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