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旅游 > 正文 >

中美博弈的货币之维:Libra与人民币国际化

2019年07月11日 10:29来源:未知手机版

张玉凤儿子,妇科炎症的危害,大恶司下载

原标题:中美博弈的货币之维:Libra与人民币国际化

非主权数字货币将主要用于“主权数字货币非核心功能的商业化”领域,是主权数字货币的延伸,而非替代。

判断一国货币的国际地位,可从其在交易、结算、储备、定价等维度进行评估。最近10年中,人民币国际化一直是一个被广泛探讨的话题,虽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在有序推进,也取得了诸多成就,如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且权重仅次于美元和欧元,超过日元和英镑。但迄今为止,人民币的国际化水平仍然较低。

从最新数据来看,美元在全球跨境支付中的占比为41%(SWIFT),在全球外汇交易中的占比达到43%(BIS),在全球储备资产中的占比达到62%(IMF)。综合来看,金融危机之后,美元的国际地位不降反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虽有加强,但仍然处在一个与中国综合经济实力不相匹配的水平。这说明,即使是金融危机也未撼动美元的霸权地位。

美元如何成为主要国际货币

由史观之,美元之所以能够在较短时期内取代英镑成为最重要的国际货币,重要原因是英国在货币制度选择上犯了大错,致使英镑失去了“锚”的属性。

19世纪末,美国工业总产值已超过英国,但美元依然弱势。一战和二战冲击了欧洲,美国是两次世界大战唯一的赢家。一战后,美元迅速取代英镑,成为最主要的国际货币。按照美国经济学家艾肯格林(Eichengreen)的说法,从1914年美联储诞生算起,美元的国际地位在1925年就超过了英镑。艾肯格林特别强调美联储的“助推”作用,但若没有两次世界大战,以及英国在金本位上犯的错误,美联储的助推作用或许不会那么明显。

二战后确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强化了美元的权威地位,最终确立了美元霸权。1971年,尼克松关闭黄金窗口。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美元霸权反而再次得到强化。

国家货币在于供给,国际货币在于需求。美元国际化的经验显示,一个国家的货币能否成为重要的国际货币,重要的不是其做对了什么,而是别人做错了什么。笔者认为,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事项排序中,中国做对了什么是相对最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美国和欧洲做错了什么,居中的是中国自身做错了什么。

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取决于这三个方面的组合,其中最快的组合是:美国和欧洲犯大错,中国少犯错,再加上中国还要做些正确的事。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

无论是在一国内部流通,还是在国家之间流通,好的货币的基本属性大同小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币值的稳定。美元汇率虽有波动,但并未呈现出单边贬值的趋势,而且美元本身在金融市场波动时,往往会成为投资者争相购买的避险品种,足见其优势。

美元的强势,既有美国经济的硬实力的背书,也有其制度文化的软实力的支撑,再加上其在位优势,美元化产生的网络外部性使交易成本大大降低,任何一种新货币想要切分蛋糕都变得困难。即使是欧元,就笔者看来,其创生的初衷也更多的是为了防守,而非与美元正面对抗。欧债危机以来,欧元面临的难题仍然未得到解决,欧元的国际地位也因此有所削弱。

少犯错一:人民币汇率

全球化背景下,没有货币自主的脱钩无异于闭关锁国。美元仍然是国际通用的交换媒介、价值尺度、和贮藏手段,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我们自身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首先是少犯错,其次是做正确的事情(此二者并不等价)。

少犯错的第一个体现就是人民币汇率问题。有观点认为,为应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中国可放任人民币贬值,冲销关税的负面影响,美国加10%的关税,人民币就贬10%,加25%,就贬25%,如此,出口就不会受到影响。这是典型的自以为是的说法,首先是没有考虑到操作上的难度,其次是忽视了大幅贬值的负面影响,它不仅会引起资本外流,还会引起竞争性贬值,除此之外还有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政治压力。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lvyou/65033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