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旅游 > 正文 >

黄建新:希望后辈能迅速地把我们碾碎、踢走

2019年10月11日 13:46来源:未知手机版

running man20120122,贾跃亭辞职,文理双修

原标题:黄建新:希望后辈能迅速地把我们碾碎、踢走

“我拍的电影从来没看过第二遍,也从没跟观众一起看过电影,拍完,就跟我无关了。批评也好,喜欢也好,都跟我无关,我已经做成了,要开始想别的了。”

提到黄建新,想到的是十年前的《建国大业》、正上映的《决胜时刻》这类主旋律大片,他是导演;还有今年国庆档爆款《我和我的祖国》,他是监制。每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他都能交出让人记忆深刻的作品,记录下新时代的角色年轮,风格迥异的大片背后都站着这位中国金牌监制。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郭延冰

黄建新个头不高,经常架着一副眼镜,永远笑呵呵的,低调且谦逊。从《错位》《站直啰,别趴下》到《埋伏》,从先锋三部曲到城市三部曲,他执导、监制的作品特色鲜明,且口碑从来坚挺。他的电影里,有改变中国历史的风云人物,也有很多生活在观众身边的老百姓。

四十年来,黄建新完成了从导演到监制的完美转身,尽管他是中国电影市场上难得的能“扛票房”“扛口碑”的电影人,但在一部部电影大获成功之后,黄建新并没有急于将名气变现,对作品,他始终充满真诚。他更愿意去发掘新人,为中国电影培养更多的后备力量,问他还有什么急切的事情,他笑笑,“希望年轻的一代能赶快把我们碾碎。”

自己拍的电影,从来不看第二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这一重要历史节点,不少电影人纷纷拿出诚心之作为祖国庆生。近期的电影中有两部不得不提,一是9月20日全国上映的《决胜时刻》,另一部是国庆档票房冠军《我和我的祖国》(后简称《祖国》)。这两部备受好评、引人关注的影片,都与同一个人密切相关,那就是黄建新。

剧组里的人都喜欢用“万能”二字来形容他,更贴切的应该是四个字——精力无限。陈坤曾说黄建新是他遇见的导演里最悠然的一位,即使全剧组都在着急、焦虑,但他永远都把笑容挂在脸上,无论事情怎么发展,他都能解决。《决胜时刻》中再次扮演周恩来的刘劲觉得,似乎什么困难都难不倒黄导,无论时间再怎么紧、任务再怎么重,他总能给全组人吃下定心丸。

黄建新喜欢把很多人觉得艰巨的任务化繁为简,他说:“拍这么多年戏,包括最早的电影,我都没焦虑过或睡不着觉,一歪头就着了。”

电影《决胜时刻》

电影《决胜时刻》从诞生之初就被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极短的拍摄周期,从迅速组成项目创作五人团队,再到正式开机五地拍摄,以及远赴俄罗斯买回七十年前开国大典的彩色胶片并进行4K高清修复融入电影,每一步都在黄建新“每天只睡两小时”的坚持下逐渐成形,连续很多天带病熬夜几乎成为他的拍摄日常,“你说累不累?累,但拍电影就是这样,再苦再累也得坚持,这没得商量。”

紧迫的拍摄周期难道就真的不会令他紧张和焦躁吗?反复追问下黄建新依旧淡然:“我是那种一旦要做这件事,就必须达到自己要求的底线,呈现的结果也不能低于这个底线,但这事做完就过去了。就像我拍的电影从来没看过第二遍,也从没跟观众一起看过电影,拍完,就跟我无关了。批评也好,喜欢也好,都跟我无关,我已经做成了,要开始想别的了。”

拍完“建国”系列三部曲,成了近代史专家

对拍电影,黄建新始终是充满热情的,但他讨厌重复。《决胜时刻》的项目最开始出现在黄建新面前时,他觉得这类历史事件都拍过了,关于解放战争到开国大典的电影、电视剧不胜枚举,如何拍出新意、找到一条历史的新路是他最看重的。

虽然说《建国大业》上映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但这个周期在黄建新看来并不长,“重复是肯定不行的,那个时候的语境和现在也不一样,现在大家更关注个体,最终我们想注重于个人、个体角色的表达,直到找到了何冀平创作剧本,我突然觉得这是可以拍好的。”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lvyou/107124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