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军事 > 正文 >

电子烟的市场到底有多乱?

2019年08月26日 01:31来源:未知手机版

石家庄快递公司,北京邮政编码是多少,japanese grills 15 16

一年时间,圈内已经没人不知道汪莹了。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908/404071.htm

真格基金一位投资人多次在内部捶胸顿足,过去一年最错误的,就是没有投资汪莹的项目“RELX悦刻”。一位名人百般周折联系上了汪莹,想投资,最后连见一面都没能见上,他愤而自己做了一个竞争品牌,在内部反复说,“很愤怒”,要“干死”汪莹的公司。多位业内人士对36氪说,有汪莹公司的投资人,称今年初给悦刻的24亿美元估值中,有20亿美元都是给汪莹及其团队的(36氪向汪莹求证此事,她未承认或否认)——这显然带着不无讨好的意味。

而一年前,汪莹只是滴滴庞大体系中的边缘人物。虽然曾做到优步中区负责人,滴滴收购优步后,又被冠以优步中国总经理title,但作为败军之将,她在滴滴的两年里实则日益被边缘化:优步App终被关闭,她牵头做的优享业务半路被滴滴接手,最后被发派去研究成功希望渺茫的分时租赁业务。

而她在优步的前同事们都在浪尖翻滚:上海负责人王晓峰曾是摩拜CEO,北区西区负责人张严琪一度是ofo创始团队之外的二号人物,南区负责人罗岗后出任空客中国创新实验室CEO……

这位美貌、但烟抽得凶时一天一包的哥伦比亚大学MBA毕业生,最终被自己的“恶习”拯救了。

一年时间,悦刻电子烟估值24亿美元,跟知乎干了8年的E轮融资估值一样,也与美团收购摩拜的27亿美元相当。

当然,电子烟的故事在最开始是悄无声息的:2018年烟展上,最招摇的依然是大烟雾电子烟,一种跟夜场、亚文化紧密绑定的蒸汽吸烟设备,做“小烟”的悦刻展台很不主流;这也是有意为之的结果,悦刻去年6月拿到天使投资时,资方的建议是埋头干活,别跟媒体多说。

终于,电子烟的机会还是被曝光了。去年12月,华尔街日报报道了万宝路制造商入股电子烟公司Juul,Juul估值达380亿美元。随后Juul 因一条“人均年终奖 130 万美元”的新闻登上热搜——可能担心机会被其他人发现,汪莹当时还询问过36氪作者,Juul这条热搜是否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前后,投资圈、创业圈已经有不少人在问:听说悦刻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金了?每个月销售额上亿人民币了?

多年来,中国最时髦的创业者们,都在互联网科技的范畴打转,但如果跳脱来看,互联网科技在中国GDP里的占比其实是很小的。

互联网科技圈里可能很少有人意识到,中国最赚钱的企业不是腾讯阿里,甚至不是四大银行,而是中国烟草:2018年它的税利总额(税前利润)达到了惊人的11556亿元,相当于18个阿里巴巴。

(2018年各公司利润对比,图片来源:36氪)

上瘾就意味着利润,而烟草是全世界屈指可数的合法上瘾品。不过,各国的烟草事业或者归属国有,比如中国实行烟草专卖制度,中国烟草也是国企;或已有如菲利浦莫理斯烟草公司(万宝路制造商)这样的超大型企业,普通人难以插手。

但电子烟却是一个尚无标准定义和权威的新门类。它含尼古丁较少,出世时曾被宣传是戒烟用品,但作为香烟替代品,也是一个和“瘾”有关的生意。

王萌去年跟烟民调研,还觉得电子烟接受度不高、产品没技术含量,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完全看错了重点:电子烟赚钱不靠硬件,而是靠卖“烟弹”。一颗烟弹成本价10元,零售价格39,中间有近30元的利润,而一个普通烟民三四天就需要换一颗新的烟弹。他因此决定加盟电子烟公司。

大家很快就回过味儿来。

老罗、同道大叔和王思聪

今年春节前后,汪莹和悦刻几个联合创始人本来准备去拉斯维加斯参加烟展,但是两个接踵而至的消息,让他们决定不去了。

一是罗永浩在今年1月的聊天宝的发布会上宣布,前锤子科技0001号员工、产品副总裁朱萧木创办电子烟品牌FLOW福禄 ,而且第一代产品即将进入市场。悦刻的人还听说,老罗自己也会为Flow站台,还亲自去深圳考察产品代工厂。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junshi/87011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