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球观察网 > 军事 > 正文 >

记者走上街头直击环卫工作 “城市美容师”每天挥扫帚超万次

2019年11月19日 23:03来源:未知手机版

人工智能朗读:>

原标题:深晚记者走上街头直击环卫工作

“城市美容师”每天挥扫帚超万次

▲环卫工人每天挥扫帚在万次以上。深圳晚报记者冯明摄

深圳晚报2019年10月28日讯 街灯未熄、城市还睡意朦胧时,深圳的各个角落已经开始响起清扫路面的“刷刷”声,洒水车和清扫车驶过宁静的街道。此刻,“城市美容师”是城市的主角。

伴随着天光渐白,这座清扫一新的城市也迎来了崭新的一天。而奉送这一切的“城市美容师”们则悄悄腾出舞台,成为不为人注意的城市背景。但是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会被他们的扫帚划过,都会留下他们的脚步。

近日,深晚记者赶在环卫工人节前采访了这群“城市美容师”,并随他们走上深圳街头,了解他们的工作状态。

他们将1公里路走成10公里

3时30分,家住在竹子林的环卫工人邓革良手机上设定的闹钟响了,她要在4时30分赶到福田中心区,开始一天的清扫工作。简单梳洗后,她套上环卫工作服,别上环卫警示肩灯,4时一过就出了门。由于时间还早,地铁和公交还未开始运营,她只能选择以电动车作为交通工具。

杨会琼和丈夫都是盐田区环卫工人,租住在盐田区洪安围。由于丈夫不会骑车,凌晨4时,他就出门了。他要步行数十分钟,赶到负责的清扫路段开始一天的工作。杨会琼清扫路段近些,可以晚一些出门。

4时30分,邓革良来到福田中心书城附近,与工友们开始了一天的清扫工作。此时,城市里各个角落已经开始响起清扫路面的“刷刷”声。邓革良是中心区二组的组长,据她介绍,以中心书城与深圳音乐厅之间的北广场为例,上午他们组会安排两个人进行清扫保洁。几天前,邓革良的工友在小组群聊时晒出了微信运动步数,当天步数最高的走了27022步,而大多工友也在2万步以上。就算两步挥一次扫帚,环卫工人每天挥扫帚在万次以上。每个月每名环卫工至少用废两把扫帚。

盐田区环卫工人潘常美并没有开通微信计步,和她负责路段长度相当的工友一天走近3万步,估算起来约15公里。因为清扫路段要走“之”字形,1公里路常常被他们走成超过10公里的路程。

他们是全市开车最慢的司机

5时30分,又一批“城市美容师”早早出了家门。

王群山是洁亚环保盐田项目部的新能源扫地车司机。每天6时,王群山会赶到公司车场,换上工作服,给扫地车加水、做例行的检查,随后开车前往负责的路段清扫。这款新能源清扫车“体型”并不大,易于操控。驾驶室干净整洁,里面开着空调。王群山开着车慢慢地前行,认真清扫路面的杂物。这个城市里,他们是开车最慢的司机。

深圳的路面垃圾主要是树叶及沙尘,王群山可以做完一天的工作后才再倒垃圾。由于扫地车的水箱小,一上午得加4次水。在加水时,他可以顺便吃个早餐。

11时30分,王群山将车开回公司午休,短暂的“充电”时间过后,他将继续下午的第二轮清扫。

他们每天给城市道路“洗脸”

11时30分,洒水车司机蒋学清也已回到了公司,准备吃饭“充电”。蒋学清干环卫工作已经10年了,操作过各种环卫车辆。他开着洒水车给城市道路“洗脸”。这辆新能源车一次能装7.7立方米水,作业四五公里,一天下来大约要清洗20公里路面。

蒋学清根据路面情况变换着洒水模式,用“前鸭嘴”清洗路面;用“后尾炮”将路面尘土冲到路边交给清扫车。清晨的路面尽管人较少,但每次经过行人时,蒋学清都会尽量关闭或者调整喷水距离。

下午时段,洒水车则一般根据路面队长的调配,配合同事对人行道进行人工冲洗。每天收工后,车身溅满了泥点子。蒋学清总是认真地清洗车辆、检查一番再回家。洒水车司机可能是洗车最方便的司机,车上有现成的水、现成的连着高压喷嘴的管线,洒水车其实是忙碌了一天后,自己给自己“洗个澡”。

本文地址:http://www.astonglobal.net/junshi/116952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